Caution Tape🤐

欧美粉&CP粉 画手 会写一些分享啦 段子啦 偶尔摸个鱼什么的

【巍澜】日常(1/n)

平凡但是不平淡的 爱情的样子啊!!

一杯奶茶西米露:


*动漫《日常》里有一句话,我一直很喜欢


*“日々私たちが过ごしている日常は、実は奇迹の连続なのかもしれない。”



“云澜,起床了。”


“嗯……老婆……”赵云澜翻了个身,将背对着自己坐在床边的沈巍拦腰抱住,用脸磨蹭了几下他的后腰,“困。”


沈巍正在收拾昨晚他们俩做爱时丢得乱七八糟的衣服和安全套,被赵云澜猛地一搂差点失去重心。他扶了一把床边,笑着叹了口气,转过头去摸了摸赵云澜,四指轻抄起刘海,用大拇指轻轻磨蹭他露出的额头和山根:“怎么了?昨晚没睡好?”


“激烈运动过后总是很难睡够的。”他看着沈巍刷得红了脸,啧了声,“哎,占便宜的明明是你吧,为什么搞得像我强抢民男一样?”


沈巍搓了搓手,脸更红了。


赵云澜撑着床坐起来,带着一头鸡窝状的发型栽进沈巍怀里,嘴里还絮絮叨叨:“唉,好困啊。”


“那再睡会儿?”


“不用,给我靠一下就行。”


沈巍就容他抱着蹭,手上不紧不慢地把衣服全部收拾好了:“早饭要凉了。”


“吃什么?”


“皮蛋瘦肉粥。”


赵云澜立即翻身下床,还不忘趁机在沈巍脸上亲一口。沈巍失笑,抱着衣服和床单跟着他一起进了洗手间:“我明天早晨八点的课,七点就要走,需要我叫你起床吗?”


“嗯……”赵云澜吐了漱口水,往脸上胡乱泼了水,闭着眼在洗漱台上瞎摸索洗面奶,“不用了,我最近早晨容易困,你先走吧。”


“好。”沈巍把洗面奶递到他手里,再去继续低着头按洗衣机的设定,“那打电话叫你起床吧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你胡子该刮了。”


“哎呀——”


沈巍瞥了他一眼,按了开关键,转身出门:“我去把早饭盛出来,你快一点。”


他盛好粥的时候赵云澜也刚刚从洗手间里钻出来,胡子还是没刮,只是将边缘稍微修整了一下。沈巍盯了他一会儿,决定下次趁他睡着了再偷偷实施行动,也就没再纠结:“吃饭吧。”


“吃完饭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?”


沈巍没将前额的头发像往常上课时一样规规整整地理上去,垂下来的几缕头发顺着他摇头的姿势晃了晃:“没有。”


“我昨天买了张电影碟回来,你要看吗?”


“好啊。”


“恐怖片。”


沈巍抬眼看了他一眼,忍住了咧嘴的笑,却没忍住嘴角的弧度:“嗯。”


“哎,上次被吓到那是纯属意外,僵尸那家伙太恶心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赵云澜叼着筷尖看他,在桌下悄摸声地脱了拖鞋,用脚趾去挠沈巍的小腿内侧。


“赵云澜。”


“哎。”


沈巍似笑非笑:“昨晚就该让你疼死算了。”


赵云澜仗着沈巍干不出白日宣淫的事儿,笑眯眯地继续去挠。沈巍不急不忙,将碗里的东西解决干净了才慢条斯理地放下碗筷,伸手向下抓住了赵云澜的脚腕。


“哎——”


他下意识想退缩,却完全抽不开,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眼前这个人是睥睨地府的斩魂使大人,脸上挂起了点儿尴尬的笑:“那个,老婆……你看我这,还没吃完呢。”


“嗯,继续。”


“哎呀老婆……”


沈巍最见不得他撒娇耍赖,抿着嘴推开他探过来索吻的脸:“你可省省吧。”


赵云澜盯着他去打扫卫生,在板凳上晃着腿笑得一脸恃宠而骄的意味。


大庆昨晚没有回来,今早也不在。沈巍收拾了碗筷放进洗碗机里,又打开冰箱拎出一袋小鱼,想了想还是回头喊赵云澜:“要炸小鱼干吗?”


“等那只大肥猫回来再说吧,你歇会儿。”赵云澜跳起来走进厨房,从沈巍身后环住了他,“老婆你就是闲不下来,你是不是多动症啊?”


“也不是。”沈巍放下小鱼,关上冰箱门,回过身来和赵云澜对视,一口气欲叹不叹,卡在喉咙口,最终低着声说出一句,“我总觉得这么平常的日子有些不真实。”


赵云澜忍俊不禁:“所以你就一直帮我干活,时不时叫我两声,见我回应了动了,就觉得我不是个梦?你怎么那么傻呢?”


沈巍抿着嘴去抱他。赵云澜压在他耳朵边咬他耳垂:“疼不疼?”


“有点。”


“疼就不是在做梦。”赵云澜抿了一下他咬出的齿痕,“亲亲?”


大庆从窗外跳进来的时候就见着他俩在厨房里接吻,它蹑手蹑脚的,想悄无声息钻进猫窝,却在肥肉撞倒了摆件的时候暴露了行踪。


“哟,还知道回来。”


沈巍忍笑,拆开装小鱼的塑料袋。赵云澜替他打下手,往锅里倒油点火。大庆砰的变了人形,站在厨房门口满足地叹气:“这香味,感觉就像是……传说中的家的味道。”


他俩对视了一眼,又一同转头去看他。大庆嘿嘿笑着退到厨房外去,窝在沙发上看清晨档的肥皂剧。赵云澜去端了饭盒来,让沈巍在里面塞了挤挤挨挨的一堆金黄色的小鱼干,再喊大庆过来吃零食。


“还是大人对我好。”


“嘿你个小没良心的……”


大庆一溜烟钻出门去。赵云澜在原地屈着沾了油的手指插腰瞪了会儿记吃不记打的猫,又回过头去抱沈巍:“你看,它仗着有你宠着,都成这样了。”


“你呢?”


赵云澜想了想,嘿嘿地笑了起来。


tbc

污七小剧场大放飞

我透??

seven君:

“(推”的都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
(带H的可以略过但请勿举报(●'◡'●)ノ♥)
【高岭x橘遥】


教堂|超短


【死鬼】


900年不用的某物


【是非】
救赎


06.10五分钟练笔


【巍澜】
赵某人诉苦现场


盲   【H】盲 后


【H】梦醒时分    【H】梦醒时分②完结


【一年生】


【H】走进暖宝的粉红女装同人世界(推


【H】国际列车(推


【H】看图开车(推   看图开车|诱受


【H】singto or me?


【H】王老板的头牌狮(推


【H】看图开车|反攻


社会大佬家养录(前   【H】社会大佬家养录(后


【H】夜间采访|ks


看图就是不开车之投喂
【evak】


新年flag


【喻黄】


喻黄情人节小剧场


【偷窥阅腐文化可爱的太太们的床戏厮杀】


英子x童七


【H】暖宝x侦兮(推


【H】抹茶x小雨|abo(推


【H】侦兮x暖宝(推


【奇迹暖暖】
安定思(武则天


【逐月之月】


【含H】《月亮与四骑士》剧场锦集|哥嫂(推


Tae生日小剧场|表白梗|哥嫂(推


绝地求饶小剧场(推   【H】绝地求饶小剧场开车番外(推


两受相遇没有春天|糖酒(奶糖)|伪邪教(推


出柜这种小事|哥嫂(推


好人卡|哥嫂(推


旅行taetae|哥嫂


copter生日小剧场|kimcop|椰奶(推


我喜欢你|歌手|哥嫂


【H】mi jian play|椰奶(推


我才不会对forth君的话言听计从污萌小番外(推


小年要喝糖酒|糖酒(推


情人节phawayo翻车剧场|phawayo


新年taetee小剧场|taetee


四舍五入小剧场之小秘密|taetee


冬天与快递|phayo


狗生挚爱|taetee


迟到|bas生贺|godbas(推


椰奶肉沫


四舍五入小剧场之或许我们一见钟情|哥嫂


撞南墙重修版|taetee


【H】abo与肉|椰奶


看图小剧场之佛珠手链|椰奶


愚人节快乐戏精上身深闺乱七八糟小甜饼|哥嫂


五一节taetee加班小剧场|哥嫂


碰碰碰!!!|哥嫂

【朱白】 蹉跎。

赞美文笔!境界无敌!!

咸鱼酒。:

rps。


都是假的,我在做梦。不要上升,不要打我。


刀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“我在五六七八年后还会想起你,却不会去找你,也不刻意探听你的消息。”


 


蹉跎。


 


 


 


“演戏就是有这般好,我不敢说的话借角色说了,不敢做的事情也借角色做了。虽然普罗大众都能看到,但只有我自己明白哪一句是只为你的。”


“坠崖戏拍起来还是很苦,一点都不像展示出来的那么仙气飘飘。我半上不下地悬在空中,腰上的伤隐隐约约开始痛了。我一边惊呼一边想起你,觉得身体和灵魂正在割裂,真正的我正于高处俯瞰,人世不清明,我的无法飞越万里,看见你的影子。我仔细一想,我们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没再见过面了。”


“我从小就不喜欢太用力地说话,这时候这么矫情,可能还是因为拍戏吧。这个角色是作家,用笔对抗衰老和死亡。那些隐约的思绪都过于婉转和沉郁,他笔下的主角都是坚韧又脆弱的少年人,于是我想起你。”


“时常有戏中戏的情节,像在做一场又一场梦中之梦。还是不免受到角色的影响,我也开始日日做梦。”


“说来也奇怪,我在梦里见到你的次数,比在现实中多多了。”


 


 


“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,我曾经告诉你如果真的有末世,就等我去找你。那时我每晚梦见城市荒芜成废墟,人伦秩序都消灭了。我开着车去几百公里以外的城市接你,一路上看到尸骸林立,心中却不畏不惧,也不悲悯。我不知道你我如何保持联络,但几百公里生生死死我听着你的声音,竟然有不合时宜的雀跃,心想此后天大地大,我们去哪里都可以。”


“我也幼稚了一次,把这个梦当作预知,委托助理买了一堆吃的屯在家里,随时都做好了亡命天涯的准备。我像个土财主一样随时清点自己储藏的东西,从记忆里搜刮你喜欢和不喜欢的。我不敢去问你,不敢靠你太近,却又想你于孤立无援的困境中,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我的名字。”


“等我屯的东西一点点都过期了,我还没能再见你一次。”


“后来我又想,我应该渴望抛下一切用尽全力去爱你,想要俗世的眼光都避去,想要天崩地裂世界毁灭,你只有我我也只有你。”


“但我做不到的。”


“不是非要回到过去,非要去爱你。其实我连那个夏天都快记不清了,遗忘是迟早会来的事情。我只不过有些意难平。”


“我在五六七八年后还会想起你,却不会去找你,也不刻意探听你的消息。”


 


 


“我最多所见的是鲜花着锦,烈火烹油后片刻散去。我懂得什么叫做今朝有酒今朝醉,得即高歌失即休,但在第一次知道我心动的时候,却不敢说一句我爱你。”


“或许不是爱你,只是那一日星光太沉夜色太重,不知从何处来的萤火虫恰好擦过了你的鬓角,投下幽微的光影。那一刻我心中的砖土框架都倒了,我在震动中粉身碎骨,又从碎裂的皮肉中长出新的生命。”


“遇见你的时候我二十九岁,已经不是能不顾一切的年纪了。天知道我是多喜欢你蓬勃的少年气,像我还在十六七岁的夏天,枕着胳膊睡在书桌上,日晚云稀,一睁开眼就看到你,黑板上的板书只剩下三分之一。人都走光了,蝉还在叫,像俗套的偶像剧,我腿都睡麻了,抓着你的胳膊站起来,一边被你骂一边跟去你家抄你的笔记。”


“我甚至还会羡慕我自己。在那个时候,我对一切都无知无觉,站在你身边也毫不珍惜,虽然明白一切都不会地久天长,也因此感觉遗憾,但每一次重逢都坦荡磊落,任何接触都不生旖旎。那还是我第一次亲身经历全世界喝彩的盛大,也不觉惊喜,我想我磋磨多年,只是终于换了一个值得。”


“但我再过多少年,也换不回你了。”


 


 


“我其实不寂寞,我一点都不寂寞。我也不常想起你,只是偶尔做一做梦,有时梦里快乐醒来怅然,有时梦里沉沦渊狱,醒来还能有点庆幸。”


“前几天你的新电影公映,我混在人群中去看了。也没人注意到我。我在窸窸窣窣零食拆包的声音里看见你,好像还是老样子,好像时光就凝固在你眼睛里。”


“电影结束之后我坐在原地,灯光亮起,最后一行字幕滚动着升上去,我想了又想,也不知道怎么夸你,脑海中反反复复一个念头,是我好久没离你那么近了。”


“你我都游刃有余地在他人的爱恨中穿梭,承受千百人浮浅或深沉的爱意,站在聚光灯的中心被万万人看着,可是回过头才发现这些都远的太虚幻了,习惯了这些,有时候连自己都找不到了。”


“我自诩坚定,想来也不过如此。”


 


 


“不知道这个戏什么时候才能拍完,我每天花费很久的时间看书,也用很久的时间写东西和想你。就像河底骤生旋涡,沉沙泛起,露出我原本丢弃的贝壳和金石宝玉。虽然已经锈蚀磨损,但依然还是美的。我一点点把它们都捡起来,一点点把自己的心都剖开了,在里面找到许多许多,找到曾崩塌的半个世界,找到你的名字。”


“我小心翼翼地拂去那些积年的灰烬,终于放纵自己沉沦了一次。”


“当年《镇魂》宣传期过后,我们就再也没有过什么合作了,捆绑的热度慢慢褪去,你和我也都推出了新的作品,于是再也不曾被一同提起。但是之后我们还是见了很多次,在片场和活动上,偶然和故意的都有,每一次都是个小惊喜。我始终不能适应太热闹的场合,可能是天性过于冷淡,想想也没几个人喜欢在热闹里看到我,好像在沸腾的酒里扔下一块冷铁,我不熔化,他们反而冷了下去。”


“但是你在的时候就不一样。我也有很多深入的朋友,在一起也能不冷场地聊很久。但那都是太长时间积淀出的结果,只有你是在那样短暂的时间里把我拽了出来,让我在你营造的氛围里完全放松,甚至都陪着你变得幼稚了。”


“你真的幼稚呀,但是还是很可爱,好像有无穷无尽的快乐,让你每天都能笑得像个小孩子。我后来认认真真地想了,我怎么可能不被你吸引呢?世界和我之间有天然的透明隔膜,你一旦到来就把它撞得四分五裂了,我看过那么多,还是因你见了其他的彩色。”


“我像跟你坐在肥皂泡泡里上浮,它飞不久也飞不高,但阳光下晶莹剔透得那么漂亮,是一个无从捉摸的美梦。”


“不知道是好是坏,梦总会醒的。我见过你那么多次,陪你吃过好多地方的特产,戴着口罩一起被好多人追着拍。在好多个星月俱光的夜里走过寂静的街道,我们之间有时候也是很多很多的沉默,越到后来越沉默。”


 


 


“我渐渐不敢和你说话了。人是在无欲无求的时候才能快乐,当某一日你阴差阳错地向我回头,那一刻我仿佛在旷野上奔跑,却乍然跌进了其他世界的旋涡。我站在那里,一瞬间什么都听不见也看不见了。”


“我再也做不到坦荡了。”


“我明白爱是绝无仅有、是此生难逢,是我此后哪怕在漫漫此生中尝尽了俗世的甘苦,也再也不会有的魂悸魄动。但我还是选择不见你也不想你,我看到前路缠绕的荆棘,我不怕疼,只怕自己错过初心也错过了你。”


“是我胆怯了。我不见你,却想你。我要你听喧嚣还要你听静默,要你陪我热闹还要你陪我落寞。我心中对你百般苛求,嘴上却一句也不敢说。”


 


 


“我知道我不爱你,也从来没为你做过什么事。你的电影我还是照样看,也愿意为你宣传。有时候我会翻一翻和你有关的东西,和你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。你一直都爱笑,我梦里的你也爱笑,一次一次把我从虚幻中甜得醒了。我拉开窗帘看窗外的月亮,还是像多年前那样亮着,也亮在你的窗前。”


“我也不太想你,只是偶尔的时候在梦醒的深夜,会悄悄冒出无端的念头,想是不是在其他世界里也有你我,不站在聚光灯下,在一切还没开始的时候就相遇了。或许我们在阳光纷落的教室里相视而笑,或许末世真的来了,我抓住你的手带你亡命天涯。或许我们有那么多的可能,或许我们从不曾相遇。”


“但是我想了又想,还是想遇见你。”


 


 


“我还记得七年前你在一次事故中受伤,恰巧我们在同一个影视城拍戏,当天晚上我就去医院看你。他们说是道具墙倒了砸在你身上,听得我一个哆嗦,想起我们拍戏时你怎么都吃不胖,细胳膊细腿,站在那里有点伶仃,好像我一折就能折断了。我有时候心思暴虐,想把你就这么毁在手里,但听到你如何惊险地与危险擦身而过,又心痛如绞。”


“我去的时候你已经睡了,卸了妆脸上苍白得没有血色,神态却不惊惶。你从来不畏惧这样的灾祸,是一直温柔又笃定的。我听到自己的心在一遍遍地跳着,却一动不敢动,只能远远地看你几眼,然后同手同脚地离开。”


“从那之后,我只有在梦里才离你这么近了。”


 


 


“想来也不过就是这些事情,说来说去就无话可说了。这几年起起落落,台前幕后还是一样的喧闹。这么小一个圈,我兜兜转转遇见你,又兜兜转转走散了,其实也都没什么。我在戏里戏外看了那么多生离死别,多少人天涯永隔,你和我,往来种种都平凡,没有恨,爱也不曾浓烈。”


“但你的名字我还记着。虽然往事都要模糊成一片混沌的光影,在时间的河底沉入淤泥,我想我还会一直记得。在三十岁那年我曾有一次心动,将往来的爱恨都牵动了,自此蜜糖也寡淡无味,黄连嚼起来像一汪清水。”


“我不知道要怎样言重才说的完,也不知道该怎样轻才能讲的明。但我不曾爱你,也未能沉沦。”


 


 


“戏要拍完了。上映后你应该会去看吧,我想你可能会明白其中一点点深意,明白我在深夜里一面读书一面想你,像是在做梦,又像在发疯。”


“现在梦醒了。”


 


 


而我就算是在梦里,也不曾一晌贪欢过。


 

冷静分析
客观推理

刷电影老太太:

本尼:人在韩国,疯狂比心哈哈哈哈哈

【锤基】仲夏之吻 Trying my life(复联3结局改写,有虐有糖,HE一发完!)

太太!!

帝君鹰啸:

复联3结局改写,涉及部分剧透,建议观影之后再看。


HE,一发完!


过程会有部分虐心情节,结局是Both live,在一起。


如果复联3一定要发生,那么这是我心里的结局。这是一篇非常非常认真的作品,希望可以一定程度治愈大家被漫威伤害的心。




*禁止🚫转载!禁止🚫转载!否则容易翻车,转载拉黑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【锤基】仲夏之吻 Trying my life




就在那么一瞬间,所有的一切又都如潮水般褪去。


从街巷的商铺,消散到张罗热腾腾啤酒面包的老板,老板的手指来不及在围裙上留下漆黑的印记,就已经斑驳成破碎的斑块。Thor想要大吼,想要抓紧,可就连Loki也定格在那个回过头的微笑上。




如果你接受文前Warning,阅读请戳→:我比爱整个宇宙,还要爱你。(HE!一发完!)




备用链接:AO3 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End是停在我认为最应该停驻的位置,而如果需要一个更甜蜜的结局,可以下拉阅读后面的“补记”。





同性恋矫正方案(下)

真的棒

爆脾气红二在线嘲讽:

(上)


(中)


我记得我同桌没的时候,情形大概是这样的。那一天我们正在昏昏欲睡地上政治化学课,老师站在讲台前面,讲着老套的滴定过程。氢氧化钠滴进酚酞里,透明的东西和透明的东西加在一起,就会变成红色。老师说,这预示着世界上的一切全部毫无道理,纯粹的善意得不出纯粹的结果,没有什么可以预料,没有什么清白无辜。我同桌对于这句话,照例从鼻子里哼出一声,然后从桌下给我递来一个小纸条。


我泰然自若地接过,在桌子下面打开了。那段时间,自从本子被收缴之后,我们开始传递小纸条。小纸条上的东西统统经过加密,每个词都脱离了原来的含义,而且很难找到一一对应的词语。


比如说“上厕所”代表“老师把我们这儿当粪坑,讲的如同狗屎”,比如说“马克思”代表“我反驳不了,但是我觉得你在驴我”。比如说我告诉班长,我的思想报告真的写完了,只不过被我侄子撕成了碎片,他就会说:“你说个马克思啊!”那段时间,全班雪片似的飞满了这种小纸条,每个人都信誓旦旦,义愤填膺,觉得自己清醒无比,正义万分,整个教育系统,上到高考 ï¼Œä¸‹åˆ°å„个政治老师,没有一人不傻逼。


扯远了。总之,我打开他传给我的小纸条,看见他问我去不去下课以后的聚会。这种聚会我们常有,当时以为万无一失。也不过是一伙年轻人找个小树林,或者旮沓角落,喊一些口号,打一打嘴炮,现在想来影响实在有限,也没有什么实质威胁。但是大家都热血沸腾,觉得我们在做一些改变世界的事情,从我们这个小群体开始,统一全年级,收复全学校,解放全中国。


我们当时确实是卓有成效的。一开始,这个聚会里只有我们班里一些活得皮痒的人,常年在写检讨的边缘试探。后来也有成绩好不怕淘汰的,还有爱看个热闹的,到了最后,全年级都有人时不时地过来。每个人得要一个介绍人才能入会。如果某一天决定有放学聚会,时间地点就会用暗号写在小黑板上。我们自以为隐秘无比,彼此是某个兄弟会的成员。因为我们同仇敌忾,代表道义和智慧,追寻的是星空下的普遍真理。


那时候我们很年轻,我们只有十六岁,我们坚信正确的东西就是永远正确的,错误的就是永远错误的。那时候,我们热血沸腾,觉得我们像一伙牲口,又年轻,又凶猛,什么也锤不了我们。


我们心里觉得,就算英勇就义,我们的故事也会永垂青史,作为反抗的火种代代相传。我同桌尤其这么觉得。


他打死也不可能相信,我们的故事石沉大海,咕嘟咕嘟淹没在这个烂泥坑里,水花都溅不起一个,他本人也消失无踪,回地球上坐享清福,我是唯一一个坚持他还存在的人,而且我的记忆也不甚可靠;我每天都要伸手进去桌膛里,摸几十遍他刻下的字,才能坚持下去,认为他是存在的,而不是我已经疯了。我现在徘徊在装疯和真疯的边界,把自己搞得不像个人样。


我们所谓正义的小火苗,不是遭到什么狂风暴雨的摧残,最终英勇就义的。真要说的话,被尿嗞没的还差不多。就在那一天晚上,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|察冲进树林,和站在那里喊口号的我们面面相觑,双方都同样地傻逼。警|察接到报案,说我们在这里进行聚众淫乱行为,影响实在太过恶劣,屡禁不止,搞大了十几个女同学的肚子,搞得人家不得不退学。


其实根本没有这么一回事儿;那十几个女同学是因为什么而退学的,大家心知肚明,应该是深受我们邪教思想荼毒,演技又不够过关,没过每月一次的思想汇报。但是当时我们站在小树林里,前头竖着一块板子,画着太阳系的行星模型,画着受力分析,写满了公式,我同桌站在旁边口若悬河,据后来和我谈话的警察说,怎么看怎么不像聚众淫乱现场。他心里就犯嘀咕。但是上面的命令总不会错,再加上我们看起来就像一个不良洗脑组织,那些他看不懂的咒语一看就不知道是什么鬼玩意儿,就先把我们统统抓起来再说。


于是我们像一伙要上屠宰场的鸭子那样,给扭着胳膊,按着脑袋,歪着脖子给塞进车里,期间场面很是混乱,因为我的男同学们都很不甘心束手就擒,被抓之前很是努力地扑腾了一下。这种 æ‰‘腾约等于找死,我听见的棍棒打在皮肉上的声音,听见吼声,听见惨叫,听见女同学的哭声。我很努力地把头扭过去,把脸使劲贴在车玻璃上面,想看看我同桌怎么样了。但是我什么也没有看见,我的眼前一片模糊,我的手疯狂颤动,心跳的声音大到能把我自己吓死,我意识到自己在哭,眼泪把眼睛糊成一片,透过这种眼泪看出去,世界里的一切都是扭曲的。


我被一个女人带到房间里问话。这个女人是我的政治老师。我的所有老师都是政治老师。她就很温柔地坐下来,心平气和地跟我谈这件事情。她说这已经是他们捉起来的第八批学生,他们实在觉得无趣得很了。我们自以为激烈的反抗,狡猾的小聪明,这些事情以前都发生过。


总是会有一批不法分子组织起来,自诩知识分子,自认才学过人,号召大家干一些违法犯罪的事情。一开始,同学们都给迷得不行,传纸条,发宣传册,做演讲,这种事情很让人分心,很耽搁学习的,学校没法不管。不好好学习,就考不上好大学,这一辈子不就毁了吗?我们这是要害了自己,学校不可能坐视不管。


好在这件事情管起来也非常容易;只要广而告之,交出首要分子,其他人既往不咎,有重大立功表现的直接提拔进重点班级,同学们就能勃然悔悟,顺顺溜溜地供出罪魁祸首,剩下的还是好同学。


老师说完这些,就很温柔地告诉我,她觉得我在这件事里作用不大,远远够不上罪大恶极。现在只要我说一件事情,我就可以回家去。


只要我说一件事情,我就可以回家去。


我就可以回到班里去,假装所有这些都不存在,努力高考,逃出这个鬼地方,逃到外面的新世界去。据说在那个世界,G想等于多少就等于多少,据说地球围着太阳公转,据说宇宙按照自己的规律运行,世界充斥着秩序与美。


现在,只要我说一件事情,只要我在笔录上写下一件事情,我就仍然有这种机会。她慢慢地把这件事情写在本子上,向我推过来。我牙齿咬紧了,我眼前泛起阵阵漆黑。


是什么事情?她要我写什么事情?


我拼命地回想,但是我不记得了。


我真的不记得了。


我只记得湖边小树林里的血腥味和惨叫声,我只记得窗玻璃上的冰冷的温度。


我这才回忆起来,我记得我是真的非常喜欢我同桌。但是我有一件事情忘记了,这件事情被我从我的记忆里永远地擦去,就好像完全不存在一样。


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了。


我不敢记得他的名字了。


因为他的名字,我那天写在那张冷冰冰的桌子上,写在那个破旧的本子上,写在那本笔录上。自从我写下他的名字,那三个字自此带有一种死亡的青灰色,在我的记忆里回旋不去,让我回想起他黑色的眼睛,还有他手指捏着白粉笔,在黑板上舞动的样子,这些颜色都转为铁青的色泽,让我想嚎叫,想蒙住眼睛,想跪地求饶。


我写的是:张辰予同学系自行摔倒,头部磕碰湖边石阶,大量出血致死,学校与此毫无关系。本人亲眼所见,愿意出庭作证。


张辰予“回地球”三个月后,我终于把他的名字忘掉了;然后我变成了一个同性恋。


高考完了以后,我的同性恋彻底治好了,完全如同我预料,治成了个性冷淡。我像个行尸走肉一样走在学校里,看见短裙可爱女孩子也不会吹口哨。


我走过湖边,走过学校小树林,在学校凉亭里看见几条鬼鬼祟祟的身影。是几个躲在那里的高二学生,聚在那里窃窃私语。


我从他们旁边经过的时候,风恰好往我这边吹过来,我就听见男孩的低语声,满含着隐秘,紧张,兴奋,和热血沸腾:


“你们知道吗?G=9.8。”


“我们的故事说不定会永垂青史!”


END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写在后面:


这算是我第一篇完结的个人原创作品,谢谢大家支持。


到后面烂尾了,实在抱歉辜负了大家期待。因为我有太多的东西想要表达,但是实在是塞不进去。


这个故事里没有一个活人无辜,“我”也不是。


故事的结局里,我同桌是在警|察和学生的冲突中,被击打/推倒或是遭受其他暴力死亡,“我”为学校推卸责任做了伪证,“我”是帮凶。


在那之后,“我”的自我保护机制让我忘掉了他的名字,忘掉他消失的细节,就像忘掉其他回地球的人一样。


但是,我们的奋斗、我们的牺牲,居然没有留下一丝痕迹,我同桌的火苗一闪而逝,所有人都在忘记他,“我”又无法忍受这一点。


所以“我”假装自己是个同性恋,一方面是为了逼他们承认,“我”同桌这个人仍然存在;另一方面,装疯卖傻也是“我”的自我保护方案。


文中考上大学以后,就会来到一个G=9.8的地方。这里影射逃离。


故事的主旋律是悲观的: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劳,所有的英雄都销声匿迹,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。


故事的结局却是开放性的:反抗还在继续。


是会寂寂无声,再次消亡,还是终有一天会将这一切焚烧殆尽?


这是作为作者的我,也想知道的问题。


近日发生事情太多,感慨压不下去,不要举报是对我最大的厚爱,谢谢大家。


卧槽!!爆吹!!
好看想太阳!!

敷怒怒呼噜噜:

 @F局长     æ˜¨æ™šçœ‹äº†å±€é•¿çš„《染尘》 é‡Œé¢seb扮了和服女装 å•Šå•Šå•Šå¥½æ¿€åŠ¨ï¼ï¼é¸¡å„¿é‚¦æ©ï¼ æ²¡æœ‰çœ‹è¿‡è´è¶å¤«äºº ç™¾åº¦äº†ä¸€ä¸‹ä¹”乔桑是艺伎  å°±èƒ¡ç”»äº†ä¸ªseb的扮相啊啊啊 ã€é¡ºä¾¿è¯•äº†d叔分享的水墨笔刷 å¥½ç”¨è¯¶ï¼

多...多cp??JamesX秦风有破车

本来只想开一辆甜甜甜的秦受车
想着加一点点点点的小剧情
然而最后决定用原剧的人物关系发黑车233
看了一遍个人色彩挺强烈der 大概也是脑洞扩文的后果
James黑化得轻而易举

http://blog.sina.cn/dpool/blog/s/blog_165c98b3f0102yrk7.html

打不开请您看评论呐

exm???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子衿风祈:

PP:你们不知道童言无忌的嘛,聚会不带我玩,委屈巴巴